当前位置: 主页 > 亚星官网网址 > 一头行为不端的骡子引发的战争

一头行为不端的骡子引发的战争

时间:2020-08-23 09:10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菲律宾亚星官网,亚星官方网会员开户电话:15113188838(微信同号)欢迎咨询代理加盟事宜!】
在佩特拉山口激烈的战斗之后,在紧张的位置争夺之后,在对月食的恐惧之后,两支军队仍然驻扎在彼此的对面,谁也不愿意迈出第一步。干燥的火绒已经铺陈了下去,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火花来点燃它。
 
结果擦出这个火花的是一头骡子。
 
这头骡子的名字已不为人知,但它是隶属于埃米利乌斯一支取水队的驮畜。六月,酷热难耐,两军在厚重的盔甲下汗流浃背。一队罗马士兵牵着一小列骡子来到山脚下的一条小溪边,填装后方营地里口渴的士兵们的水壶。这是一种日常活动,很难引起敌人的注意。
 
但这次例外。
 
当取水的队伍接近小溪时,骡子闻到了水的味道。骡子是出了名的倔强,而任何牲畜只要口渴并闻到水的味道,就会变得不听话。有关这一点,你可以随便问一位曾经尝试过赶着牛群冲向附近小溪的现代牛仔。其中一头骡子,特别干渴,闻到了水的味道,挣脱了它的管理者,跑开了,罗马人一边追赶,一边冲它大喊大叫。
 
四条腿比两条腿快,而且骡子抢先起步。你可以想象,它跑出了罗马人的视野,但他们知道它是奔着小溪去的。他们加快速度,嘟囔着,最后蹒跚地爬上一处高地,看见他们的骡子跪倒在水中。但它并没有在饮水。
 
罗马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站在河中间的是一群色雷斯人,珀尔修斯的士兵,他们的手紧紧地缠绕着骡子的缰绳,试图把骡子拉向他们那一岸。
 
我们可以事后诸葛亮地分析:一头像样的骡子并不便宜,但也不至于贵到在没有得到命令授权的情况下,冒上全面开战的风险。明智的做法是暂且先让色雷斯人拥有这匹骡子,向军队回报这一情况,看看埃米利乌斯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件(很可能什么也不会做)。
 
但是罗马人在荣誉问题上是很敏感的,尽管纳西卡在山口遭遇到了色雷斯人,他们并不认为希腊人及其盟友有多大战斗力。而且,天气很热,他们很可能因为不得不干又苦又闷的打水活而脾气暴躁,许多天来,他们一直烦躁不安地渴望着战斗。
 
他们不会让出这头骡子。
 
随后发生了一场斗殴,双方竞相寻求援助。我们永远也不知道那头骡子结局如何。我想它跑掉了。
 
罗马人派遣了一支由700名利古里亚人组成的部队前去支援。利古里亚人是意大利的同族盟友,埃米利乌斯在他第一次执政官任期内领兵时曾与之作战。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帮派火并,但事实上著名的皮德纳战役已经打响。因为珀尔修斯并不傻,他看到了他一直在等待的机会:把罗马人从欧洛克鲁斯岩石嶙峋的山麓丘陵上引下来,进入到他的方阵占优势的平坦平原。
 
他立即命令他的整个军队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前推进,甚至不给他们排成行列的机会。
 
埃米利乌斯站在岩石嶙峋的高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战场,当他看到珀尔修斯兵营的大门大开,马其顿全军都跑了出来时,一定很震惊。同样,利古里亚人也一定是被吓到了。他们是前来给一场由于一头骡子引发的不均衡斗殴助拳的,结果发现自己面对的是马其顿军队的全部力量。
 
这时,纳西卡已经骑马来到小溪边,他看到珀尔修斯军队的前锋几乎就要逼近他时,赶紧勒住了缰绳。更多的色雷斯人—他在山口上战斗后已经学会了敬畏他们—还有一些轻装雇佣兵,其中一些是皮奥尼亚人(Paeonians)。当色雷斯人和雇佣军轻装部队散开时,纳西卡可以看到他们身后的马其顿方阵,士兵套在上衣外面的铜制铠甲闪闪发光。他们很可能持握着21英尺的长矛,矛尖笔直向上,在所有人看来像是一片有着钢铁林冠的移动森林。在他们后面出场的是珀尔修斯的铜盾兵部队。
 
下方平原上的情况很快传遍了罗马人的营地。罗马人也已经渴望战斗不只一天两天了,他们再一次发出了满足荣誉和击败敌人的呼吁声。此时,珀尔修斯的轻装部队与罗马的散兵和支援他们的利古里亚人交战,罗马人渐被击退,摇摆不定。如果没有援助,他们很快就会被击溃,让马其顿人收获战场(大概还有那头引发这一切的骡子)。罗马士兵们非常愤怒,要求允许他们向敌人进军并同其交锋。
 
埃米利乌斯意识到,他对手下的抑制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他试图阻止军队援助他们的同伴,他就有可能在行伍间引发真正的异议。他很清楚,离开山麓丘陵,面对平原上的方阵,对珀尔修斯有利,但他别无选择。
 
埃米利乌斯下令整队并带领军团出营作战。
 
埃米利乌斯骑上马,故意把头盔和胸甲抛在身后,在部队中来回骑行,大声呼喊着鼓励的话语,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指挥官对敌人的软弱如此深信不疑,以至于连盔甲都懒得穿。
 
接下来的几分钟一定把埃米利乌斯的耐心折磨到了极限。珀尔修斯已经跑出了他的营地,让他的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前冲,希望能首先就位,并包围住在小溪战斗的罗马轻装部队。埃米利乌斯愿意满足他的士兵们的愿望出营作战,并不代表他愿意在他的军队没有正常列队好之前就这样做。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平原上展开的战斗,而与此同时他的士兵们则争先恐后地系上他们的装备,抓起他们的武器,集结出他们的阵形。他竭尽可能地等待着,但最后方阵已经逼近了他在河边的部队,埃米利乌斯不能再等了。他下令开拔,尽管他的一些士兵仍在争先恐后地寻找着他们所属的单位。
 
从山麓丘陵出发的阵形并不理想。我们不可能知道确切的阵容,但我们可以猜测他的罗马军团在中间,并且我们从李维那里得知,他在之前讨论过的努米底亚大象的掩护下,利用意大利盟军士兵和骑兵构筑了右翼。骑兵的马会因大象的气味而变得焦躁和紧张,他们的骑手一定是下了很大功夫才控制住了它们。埃米利乌斯亲自指挥一支军团,这个军团位于铜盾兵方阵的对面。他左边的第二军团面对的是另一支方阵—白盾兵。埃米利乌斯亲自指挥面朝铜盾兵的军团,并让部下指挥面朝白盾的军团,这进一步证明了白盾是一支较次等的军团。
 
在下方河边的罗马轻装部队可能没有注意到整个罗马全军都来支援他们。他们还有别的事要担心。构筑起珀尔修斯左侧战线的是他的先锋—3000名来自国王步兵卫队的精锐战士。如果他们能扭转战局,就能使珀尔修斯的左翼暴露开来,让罗马人有更好的机会打败珀尔修斯。
 
但罗马轻装部队几乎没有盔甲,大部分士兵都戴着头盔,只有一面又小又薄的圆盾。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远处游斗,用标枪、投石和弓箭攻击他们的敌人。现在,他们发现自己正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对峙,敌人的长矛刺穿了他们脆弱的盾牌和盔甲,像镰刀割麦子一样将他们杀死。
 
就在这时,马其顿的行伍间响起了一声呼喊,方阵整齐划一地放低了他们的长矛,前面5行放低90度,后面的队伍放低45度。死亡之林现在变成了树篱,长矛闪亮的尖端对准了罗马人的防线。与此同时,他们把盾牌从肩膀甩下来套到胳膊上,使得战线既无法穿透,又致命无比。
 
如果不是一个不计后果的英勇行为的话,当时的罗马轻装部队一定会溃逃。在河边作战的意大利盟友部落,其中两个是马鲁奇尼人(Marrucinian)和帕里格尼人(Pelignian)。这两个部落关系十分亲密,他们在第二次萨莫奈战争中与罗马交战时就是盟友。战争失败后,他们成为罗马征服者的盟友,但直到将近1个世纪后的同盟者战争后才享有完全的罗马公民权。普鲁塔克告诉我们,帕里格尼人的指挥官,一个名叫萨尔维乌斯(Salvius)的人,看到一切都完了,他的部队无法抵挡马其顿人的进攻。他的士兵们摇摆不定,如果想要他们坚持战斗,就需要一些猛烈的东西来刺激他们。
 
萨尔维乌斯转向他的旗手,从他手中夺过战旗,将其扔进方阵。
 
对于一个现代士兵来说,旗帜可能是骄傲的象征,是尊严的象征,但每个人都知道现代战士的格言:你要为之牺牲生命的不是旗帜,而是在你身旁战斗的人。
 
但对古罗马人来说,军旗是这支部队荣誉的载体。军队所能遭受的最大侮辱就是军旗被玷污,为了重新取回它,他们会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甚至是死亡。后来的传说突出了这一点。公元前55年,尤里乌斯·恺撒试图在杜布里斯(Dubris)登陆时,他的士兵据说不愿意下船冒着聚集起来抵抗他的不列颠人的密集火力进入水中。第十军团的鹰旗手(aquilifer,扛着军团鹰旗的旗手)为他们的懦弱感到羞愧,他头一个纵身跃入水中,冲在前面喊道:“小伙子们,跳下去!除非你们想让我把这面鹰旗交给敌人。我,就算只有一个人,也要尽到我的职责。”士兵们因为这一英勇行为感到羞愧,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的军团旗帜,离开了船只,投身战斗。
 
在著名的军事改革家盖乌斯·马略第二次担任执政官之前,这个故事中描述的那种军团鹰旗并没有被罗马军团广泛采用,这是在皮德纳战役后将近65年的事情了,但围绕着军旗的热忱在那时也是差不多一样的。
 
罗马人看到自己的旗帜落在敌人手中,便不顾安危地向方阵猛扑过去,拼命想夺回自己的荣誉。他们用剑砍向长矛,他们跳起来,想跃过长矛。他们中的一些人让矛尖穿过他们,试图顺着矛杆,扼死持枪者。另一些人试图绕过矛尖,抓住矛杆,把它们从马其顿人手中夺过来。他们又咬又抓,又打又踢,用剑、匕首和标枪刺来刺去。河水被鲜血染红了,罗马人的尸体开始堆积。前排队伍深入越来越艰难,后面的人意识到,不管荣誉如何危如累卵,进攻都是徒劳的。他们阵形散乱,没有任何可以破坏这一完美秩序的装备,也没有可以用来对付他们的重武器和盔甲。
 
最后,愤怒被冲散,恐惧取而代之,他们屈服了,四散奔逃,让马其顿人占据了战场。

本文由:admin,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jinshengplastics.com/1/151.html